Loading...
Processing... Please wait.

首席执行员Angeline Wee女士执笔 -《珍宝》2
21 July 2016

才到病人家附近时,我就能听到响亮的笑声。

我向客厅里望去,看见一位年轻女生正咯咯笑个不停。她在跟一位“玛姬”(马来

语,阿姨)练习爪哇语;玛姬跟她说,她把发音都给搞错了。我踏进屋里,这位女生

热情地向我们的护士打招呼,然后和我做了自我介绍。她的名字叫达莉娅(化

名)。

玛姬紧跟着走上前来,她身穿莎笼,体态丰满,看上去很快乐,也十分亲切,立刻

令我想起了自己的祖母。

就在这间客厅里,摆着一张立着护栏的病床,床上躺着一位虚弱的老伯。这位“帕

吉”(马来语,叔叔/伯伯)不能说话。我了解到,他患有失智症,许多日常活动无法

自理。我们的病人究竟是哪一位呢,是玛姬,还是帕吉?玛姬看起来完全没有病容,

只是行动需要依靠拐杖:不久前刚动过手术,正在术后恢复期的玛姬,正是我们的病

人。

本月,我的“珍宝”是达莉娅,这位性格讨喜的女生是她父母的看护者。我与达

莉娅聊天,她很快向我讲述了她如何在半年前不得不放弃工作,必须兼顾同时照顾父

母二人的需要。达莉娅曾经就职于广告行业;她向我谈起她之前从事的工

作业务和职责,明亮的笑容焕发出光彩。接着她继续说到她现在所做的事 —— 早上

她要给帕吉喂饭丶洗澡,然后去巴刹购买食品杂货。她还得做饭,承担各种家务,偶

尔还要带玛姬去医院。她现在不再有随意离开家出门去的自由了。

我注意到达莉娅的情绪开始变得激动;令她心意难平的主要原因是家里兄弟姐妹的态

度,他们抱怨说达莉娅只会呆在家里悠哉闲哉,好吃懒做。说到这里,达莉娅显得十

难过。她强忍泪水对我说,她的兄弟都不了解,她为照顾帕吉和玛姬要付出多少;她

觉得这不公平。达莉娅才25岁,正值青春年华,却背负了护理的重担。

我们要离开之前,达莉娅又恢复了她原本开朗的模样。

“护士,不用担心;照顾父母他们,我是开心乐意的!” 她向我们开心地挥了挥手,

高声说道。

还有多少人像达莉娅一样呢?我确信还有很多。长期照看病人的看护者都不时需要

休息一下丶喘一口气;我们HCA慈怀护理的社工们每日尽心努力,以求能够帮助这

世界上的达莉娅们,为他们提供情绪及社会心理方面的支持。

在HCA慈怀护理,我们也都各自尽力,寻找义工来帮助像达莉娅这样的人。我为能

在HCA慈怀护理工作感到自豪,因为除了照料病人,我们也非常关心病人的家属和

看护者。

如欲阅读上一篇《珍宝》系列文章,《珍宝》 是由HCA慈怀护理首席执行员Angeline Wee女士执笔的系列文章;更多精彩故事,敬请关注。

HCA慈怀护理致力于为病患和他们的家庭带来关怀与爱心,关注他们的福利,努力提

高他们的生活质量,并提供心理方面以及应对丧亲哀伤的支持。详情请见此处。

若您有意捐款,请点击 https://www.hca.org.sg/hospice/volunteers/donation 了解更

多详情。您的慷慨捐助将能促进我们的工作,帮助我们保障病患的生活质量,使他们

度过体面安详的最后时光。